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习惯

人的一舉一動,很多時候都是因為習慣。
從小到大如影隨形地跟著我們
不知不覺地糾纏著我們
很多時候我們甚至沒有察覺它的存在
年紀越大,習慣越多。
習慣一睜開眼睛就開收音機
習慣早上一杯咖啡
習慣講話大大聲
習慣眨眼睛、“淘金礦”、挖耳屎……
習慣開口閉口沒有一句好話
習慣不吃早餐
習慣自己的床、從小抱到大的枕頭和“那”味道
習慣家人的包容而忽略他們的感受
習慣對男女朋友不客氣,認為是理所當然
習慣以自我為主,什么都是我我我我
習慣自己的父母而沒有把家公家婆當父母
習慣自己的子女而沒有把媳婦女婿當子女
最糟糕的就是
習慣講:“我就是這樣”
習慣是時間長短累積而成的
因此
習慣也可以用時間來改善
知道自己有不良習慣而不嘗試改變
反而把習慣當借口,自欺欺人
這實在不是個明智的選擇 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Friday, November 14, 2008

先告别;再回来

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
忙着赶完手头上的工作
交代完所有工作
在文件上写:
semua tugas telah diselesaikan
校长签个名
唔……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忙收拾所有行李
我没办法等待柔佛教育局寄来的调职信了
因为听说处理好一切差不多是11月尾了
我岂不是没时间筹备婚礼
等信是因为我在这4年
够资格享有政府提供一张免费机票
和免费搬运行李
可惜不能等了
只好自掏腰包
买来回机票
今天先飞往新加坡
12月21号再回来这里处理行李
前天、昨天……
朋友们纷纷道别
空气中弥漫着不舍之情
再多不舍
也不得不走
离别是新的开始

不是以往的终点
有机会再聚吧!

Friday, November 7, 2008

成功了!

申请回西马的成绩公布咯!
我成功了。
虽然之前有99%的胜算
但是
知道今天公布
凌晨12点就紧张得半死
马上去看
结果还没公布
今早
眼睛一开
又马上上网看
yes!申请被批准啦
当下那一秒的心情是很快乐的!:)

Monday, November 3, 2008

搞笑版校内新闻

在这接近假期的日子,学校的秩序可说是一团糟。大部分的学生都有一个错误的想法——考完试=不用上课。他们的心不受控制,不懂是不是飞到北极去了?就算老师要继续上课,他们可以表现得心不甘情不愿,摆出一副“还要上课咩?不是考完试了吗?当你透明……”的样子,真气人呐!因此,这段时间最好来些特别的教学活动吸引他们。于是我要他们拍摄短片,制作新闻报导。新闻乃是高中命题作文的其中一种文体,所以很适合这一班中四生。只要是关于学校的课题,都可以拍摄,而且方式自由,让他们发挥各自的创意,只要可以带出信息就行了。我构思的时候,还会担心他们不喜欢这活动,因为我那先入为主的想法:“学生都不管学校的课题,哪有兴趣拍摄。”可是我的想法错了,学生挺有兴趣的,兴致勃勃讨论了起来。下一堂课果真带数码相机来了。各组出发到选定的地点,开始他们的创意。我则到处走,巡视他们的拍摄过程。他们却不让我看,说我看着会让他们紧张,紧张就拍不出自然和创意。也对!所以我走咯……等着收成品。嘻……这一组挺搞笑的,也很真一下。所以想与大家分享。第一次拍,是短了点,不过算过关了,他们愿意配合算很好了,不能要求太高,下一次我会改善的,yes!

video

video

Sunday, November 2, 2008

苦瓜料理

今天的晚餐有两道苦瓜料理。
苦瓜汤釀苦瓜炒豆瓣酱
为什么两道苦瓜?
嘻……苦瓜买多了,所以顺便学人家做釀苦瓜。
喜欢吃苦瓜吗?
我不选吃的,只要我可以吃的,我都吃。
材料:素的猪油渣(用烧水烫软,捏干)、盐、汤、胡椒粉、酱油、麻油,全部一起搅拌,我是用手的XD。之后加入两大汤匙太白粉或面粉让它有黏性,黏住苦瓜。
把陷料酿入苦瓜后就给他用大火快速煎一煎。
豆瓣酱和姜爆香后,倒入酿苦瓜,炒一炒就可以加水焖煮至苦瓜熟
噹噹噹噹……色香味美的釀苦瓜就可以上桌啦
hmm……入口即化( 哈……借用一下美食节目的台词)
其实,不怎么好吃,味道是够,问题出在陷料吧,应该是用错素料了
hohoho……应该有其他更好的材料?或是我加错太白粉?
造成陷料软软的。
我想用香菇脚搅碎做馅料才对。
改次再尝试。

过大礼


过大礼是华人传统婚礼的其中一个礼仪,大约是结婚前的两三个星期进行吧。可是,星期三那天老公突然对我说星期天早上,他的姑姑和姑丈将到我家送聘金和礼饼。我听了好奇怪,怎么这么快?原来过大礼也是要择日的,今天是好日子wor。之前男方来提亲时,我不在家,现在也不在家。:(……错过了双方家长见面聊天的场面,很想看看吧……还是我本来就不应该在场的?这些礼俗我都不懂。我的四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出嫁了,但这些礼俗似乎没有在我脑海里留下半点印象。

之后突然想到妈妈去了海南岛旅行,星期六才回来,赶得及嘛,星期六才告诉妈妈应该没问题。结果,忙了几天,昨天又突然想起,女方不是要回礼吗?回什么啊?妈妈星期六晚上回到,哪有时间张罗呢?昨天早上才匆忙打电问三姐,三姐也不懂,要去问外婆。由于时间紧凑,要订做回礼的礼饼已来不及了,只好订发糕让男方带回家祭拜祖先。

今早十点,他们就到了我家,实兆远到安顺,也只不过45分钟车程。刚才拨电回家,知道老公那里送来了聘金、福州礼饼、橙、还有给爸妈和外婆的红包以表谢意,因为养这么大的女儿就快要成为他们陈家的人啦。从妈妈的语气,她挺满意的,我知道那场面是温馨的,这样就好。其实,若要跟足所有礼俗,可没这么简单,但是现在的人都要求简单,外婆虽然要这样那样,可是一切已经从简了,我爸妈也是很随便的,我就更加无所谓,只要他 们聊得开心就好。我上网查看资料,噢!还真多礼俗,我始终觉得简单就好。老公那里第一次娶媳妇,所以他们也是一知半解的。

我最好奇福州礼饼是长个什么样子的?可惜我看不到。虽说我也是福州人,但我们跟妈妈的,只会讲福建话,不会讲福州话,更别说对福州礼俗有任何认知。

过大礼顺利完成,接下来就是等我回去准备婚礼的事,等着摆嫁妆、过门。嘻嘻………………

Saturday, November 1, 2008

这些话是不是很熟悉?
你也常挂在嘴巴讲吗?
我很常……
每天讲死死死死死……
会不会死快点?
哈哈……会的话我就惨咯~
为什么形容词后面喜欢加个“死”字?
嘻……纯粹是强调那种“惨”状,
抱怨有多惨有多惨……
其实这一切只不过人生小……小的考验,
不怕的